自愧。

初三狗不定期产粮。
文笔不好请见谅。
喻黄不拆不逆。

【喻黄】机械温度19(END)

一周后。

舰队再次追上了敌军,敌军看似只是在苟延残喘,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做个样子,毕竟他们成功让喻文州叛出蓝雨这一步棋走的着实高明。

这次必须将敌人拿下,否则后患无穷。敌人再往后退,那里对他们而言就是陌生的领域了,因此他们不能放任敌人继续后撤。

“蓝雨所属——”

“郑轩、徐景熙火力覆盖,我和宋晓正面进攻,这次必须将敌人全数拿下,不留活口!”

“杀!”

在浩瀚无边的宇宙里,在蓝星的数光年以外,蓝星人与埃杰莱人展开了最后的决战。

喻文州被对方作为攻击主力放在了阵容的最前端,黄少天拿着冰雨,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双方军队开始战斗,黄少天找上了喻文州。

“文州!文州!喻文州!”黄少天成功黑进了索克萨尔的系统,试图唤醒喻文州。

喻文州攻击未停,混乱之雨!

黄少天成功躲开,继续说:“文州,我们就要赢啦,你不来帮帮我吗?你之前说过要帮我打赢埃杰莱人的呢。”

诅咒之箭。

黄少天一个Z字抖动躲开,离喻文州越来越近了。

“我也快要退役了,不知道退役后该干什么。文州,要不我们到时候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吧?反正我们也不差钱,如果我找不到妹子肯跟我,我们一起过怎么样?若是你还放心不下联邦也可以继续当副主席,我找个闲职,感觉也不错。”

六星光牢。

黄少天刹住了脚步,堪堪躲开了。

“其实我觉得我们俩还挺适合的,你看你来了以后咱们打配合打得多好——”

鬼影缠身,黄少天被击中了。

黄少天轻笑:“文州,你还记得你四年前离开蓝雨时我对你说的话吗?”

“我们等着你回来开庆功宴呢。”

“我们都等着你呢。”

“文州,回来吧。”

回来吧,就算以后风餐露宿,永世为求生而挣扎。

我也甘之如饴。

什么苦我没吃过?什么苦我受不了?

只要有你在。

回来吧。

灭神的诅咒抖了抖,再没亮起暗黑色的光。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说:“我回来了。”

黄少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地上。

他回来了。

喻文州说:“我现在有意识的时间不多,得抓紧时间了。”

黄少天说:“好,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喻文州说:“你尽量把所有敌军集中在一起,我先回指挥舰杀毒,等会出来后我放个死亡之门,然后你们一波流。”

黄少天问:“那要不要我接应你?”

喻文州说:“不用,免得生疑。时间不多,我先走了。”

黄少天说:“好,快去快回啊!我们等你回来呢!”

喻文州说:“好,等我回来。你先送我一下,我跑得快一点。”

黄少天点点头,一招仙人指路成功将喻文州送远了。


黄少天按喻文州的意思将敌人逐渐聚拢,可是……为什么喻文州还没有出来?

黄少天心中焦急,奈何也没法冲进对方指挥舰里去看,他能做的只有等待。

出来了!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从敌军指挥舰中冲出,可是为什么……他冲向的是那群敌人?

喻文州冲入敌军。

从他恢复意识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现在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了。

黄少天的话多半是在哄他,他现在已经犯下了滔天大错,他怎么可能还回得去?

即使不是他所为,但错了就是错了。

况且他的意识并不是很稳定,随时有可能被夺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于是,他当机立断做出了一个决定。

自爆。

他唯一的不舍就是黄少天,但如果他还活着,黄少天一定会被苛责。

他不能连累少天。

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向他剖明心意,只是他一个无心之人动了心,听起来都像是一个笑话吧?如果少天听到了,会不会说自己和他开玩笑?

还真想再开一次玩笑啊。

可惜没有机会了。

我回不去了,少天。

你要好好的。

照顾好自己。

永别了。

喻文州的爆炸彻底覆盖了敌人所在的区域,难得他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还能算得这么准。

“文州——”

“文州!”

“喻文州!”

喻文州的自爆引燃了对方的指挥舰,敌人已经尸骨无存,剩下的战舰像鞭炮一样接连爆炸,余烟散尽,爆炸范围内的一切都化作灰烬。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战场,半天没说话。

这样……就没了?

那个他心心念念之人,就这样没了?

那场长达几十年的战争,就这样没了?

他还有很多很多话没说,那些本想着等战争结束后再说的话,却是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喻,文,州……

你个骗子。

是你让我等你回来的。

你怎么又食言了。

当将士们正在热烈庆祝战争结束时,却发现他们的将军沉默地看着爆炸之地,久久伫立,仿佛一座雕像。

当机械失去温度,一切回到原点。

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E.N.D

【喻黄】机械温度18

喻文州叛变的消息传到了蓝星,举国哗然。

在民众的眼里,这位身兼两职却从不耽误正事、一直兢兢业业为联邦做贡献的联邦副主席,怎么突然叛变了?

联邦在开了几次紧急会议后,决定先将他革职查办,抓到他后再对他进行审判。

这个时候,更大的一个消息被爆了出来:喻文州是人工智能。

舆论瞬间把联邦送上了风口浪尖:联邦是干什么吃的?放着那么多人不用,却要任命一个人工智能当副主席?若是人工智能反过来控制了人类怎么办?许多人指责联邦私自制造人工智能且推选他登上高位有悖于常理;更有阴谋论者声称,这一切都是敌人的阴谋,借我们之手创造出喻文州,因为对喻文州的信任让他知道了联邦所有的机密,然而喻文州其实是敌人的间谍,敌人准备在一个恰当的时间用这颗棋子反杀我们……各种理论层出不穷,好不容易团结一致的联邦内部再次动荡起来了,政府里人人都想借此机会升官,欺骗、栽赃、陷害……这些再一次充满了政府官员的生活。

局面越发混乱,叶秋暗中出手,才把舆论压了下去。然而压着总归不是个解决办法,最终联邦举行了是否杀死喻文州的投票,在投票中,杀死喻文州的票数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联邦一致决定:杀死喻文州,并将销毁代码送到了黄少天手上。

杀死喻文州的任务,由黄少天来执行。

黄少天看着手中的纸条,陷入了沉默。

若是说出了上面那串代码,那个人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眼前了。

他不愿。

可是他是军人,军人就是要服从。

他应该怎么办?

他相信他所熟悉的那个喻文州是不可能背叛的,但那个叛变的喻文州又是真的喻文州,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他选择背叛的?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看着手边那个小喻文州,他心头火起,恶狠狠地骂道:“你可真不是个东西。”

喻文州突然出声说道:“我觉得喻文州的叛变,应该不是他自己的意识,或者说不是他的系统的处理结果。”

黄少天说:“那难道是他被人上身了?他可是人工智能啊,厉害得很,还能被人控制了不成?”

喻文州说:“还真有可能就是。喻文州来之前肯定去过研究所,研究所里有敌人的间谍,他在喻文州的系统里面种植了病毒,使得喻文州的控制系统指令无法下达,从而实现对喻文州的远程控制。”

黄少天一惊:“按你这样说也挺有道理的,那是不是只要他系统里的病毒不除,喻文州就永远回不来了?”

喻文州说:“以我对他的了解是这样的。除非……你能唤醒他的意识。”

“唤醒意识?”

“你可以试试,比如,有时候电脑中毒时重启一下可能就会好,如果你可以唤醒他的意识,即使很短暂,你也有希望。”

黄少天想了想,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绝不会放弃。

【喻黄】机械温度17

喻文州登上蓝雨,黄少天正忙碌着为即将开始的战斗做准备。他看到喻文州,眼睛一亮,说:“文州你回来啦!你快来布置战术,你脑袋这么好用,我想了好久还没想好。”

喻文州笑道:“你先给我讲讲最近的战斗,我再根据情况布置。我不常来,恐怕我一个人还不行。”

于是他俩便像以前一样一起复盘、讨论,一起制定战术,讨论完后,两个人放松神经,放松地坐在椅子上,偶尔聊聊天,更多时候是黄少天说,喻文州听。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侧颜,他突然意识到,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这样了。

恍然间,离喻文州第一次登上蓝雨,已经差不多有五年了。

黄少天已经服役十年了。

十年里,他见过联邦的腐败,也曾看着与他年龄相仿的人们将它重建,他自认自己并不适合搞政治,因此很小就决意参军,他也确实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自从进入军队后一路升职,直到成为联邦的首席将军。他先后遇到了和他有相同志向的人,郑轩、宋晓、徐景熙……他和他们一起建设起了这个蓝雨。对于参军,他从未后悔过。哪怕是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是他觉得只有在战场上,他才能充分发挥他的价值,才能为守护这颗星球贡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但是在遇到喻文州前,他也曾怀疑过是否军人不如官员,他们在外奋战,可是官员却拿他们的救命钱来举办宴会,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些人逍遥法外,他们花的不是钱,是军士们的性命。他们从装备里克扣的钱,只能让军人们用生命去补。

他们在战场上节节败退,这时,联邦里有人提出了制造当年苏沐秋设计的人工智能。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因此他不惜一切代价回到蓝星,面对那些他一直讨厌的老油条,他怒斥他们不为联邦的未来着想,舌战群儒,力排众议,终使他们同意制造人工智能,后来便有了喻文州,这是他自认为人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喻文州来到蓝雨后,大大减轻了他的负担,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做一柄利剑,将背后交给喻文州,因为他知道喻文州会安排好一切。

虽然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他和喻文州渐渐不像刚开始那样天天待在一起,可是正是这样,他才认识到了喻文州对自己的重要性。

喻文州给自己的不仅仅是战术上的支持,还有心灵上的安定。他不需要一个人担着一切,不需要让自己去做那些自己不擅长的事,只要有喻文州在,就有人为自己托底。

这个人可真好呀。

他也服役十年了,等他退役后……他们会怎么样?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久久未言,出声问道:“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笑笑说:“没什么。”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最后一仗,一定要打好。





三日后,舰队追上了敌人。

他们摆出了强攻的姿势:宋晓冲在最前面,喻文州坐镇中部负责指挥,后面是郑轩和徐景熙,负责远程控制输出,黄少天则带领精英团冲入对方阵营打乱他们的战术布置。一切看上去都和计划中的一样:黄少天为战局撕开一道口子,郑轩徐景熙火力覆盖,所剩无几的敌人逐个被消灭。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最先感觉到不对劲的是黄少天,那个小东西告诉他刚刚喻文州断开了与他的联系,他刚刚发消息询问喻文州,耳边已没了喻文州的声音。

黄少天迅速回撤,他看到喻文州正在吟唱死亡之门,眼看就要完成吟唱了!

这一招并不是用来对敌的,技能覆盖范围内都是他们自己人!

黄少天急忙提醒喻文州周围的将士,他拼命往回赶,快啊!快打断技能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死亡之门吟唱完毕,将士们猝不及防地被拉了进去。

不——!

系统里,喻文州已经断开了与他们的联系。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他也无法询问了。

他迅速接过喻文州的指挥权,警告所有人,喻文州现在很危险,他已经叛变。

然而喻文州身处整个舰队中心,发动攻击实在是太容易了。一个个技能被放出,喻文州本有很多次逃脱的机会,可是他还在与将士们周旋。黄少天判断出,喻文州是想拖住他们,好给敌人逃脱的时间!

不管他现在发什么失心疯,现在必须追击,刻不容缓!

然而喻文州就像牛皮糖一样缠着他们,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远去。喻文州也伤痕累累,然而在敌军离开不久后,他硬吃下所有的攻击加速离开,重伤之下的他还是跑了。

黄少天下令全速追击,然而机会已失,等到下次追上需要一周的时间。

他回到蓝雨,倒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明明不久前那人还在这里和自己讨论战术,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喻黄】机械温度16

几年的时光如流水般匆匆而过。

 

喻文州坐在联邦总部的大楼里处理公务,他担任联邦副主席已有三年有余,转眼间任期便要满了。

 

大会堂爆炸案以后不久,联邦继续召开代表大会。主席大选上,冯宪君当选新一任联邦主席,而喻文州则担任联邦副主席。

 

冯宪君上任后,严抓严查贪污腐败,先后查处了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同时带头倡导节俭,减少联邦开支,拒绝铺张浪费,在他担任主席的这三年里,联邦政坛一清,财政收入大大增加,民众生活也变得好多了,同时由于对联邦政府的改观,许多民众自发捐款给国家用于军队开支。

 

联邦政坛终于有了点备战的样子。

 

而研究所在喻文州的倡导下对研究所人员进行筛选,发现绝大多数都不合格——于是不合格的人都被踢出了研究所,重新组织招聘研究所人员。许多之前由于不公平被刷下来的有才学的人得以进入研究所工作,研究所还请动了一位机械世家的传人——肖时钦加入研究所,研究所的装备研究进度更快了,同时由于保守派式微,当年苏沐秋设计的许多装备得以投入军用。当初黄少天带回来的那几具敌方战舰的残骸也派上了用场,研究所人员经过对这些残骸的研究,将他们的技术用到了我方战舰上,加快了他们研究战舰的步伐。

 

这三年里,黄少天和敌方军队进行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战役,军队在有了新装备以后大大缩小了与敌人的差距,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指挥下,敌人被一步步地赶出蓝星星系。敌军越来越少,我方军队却是壮大得越来越快,许多青年投入到了战争中,成为了推动他们获得成功的助力。

 

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喻文州不久前接到了黄少天的消息,敌人已经被赶到了蓝星外围,不日便要进行最后的决战。

 

他的任期将至,工作已经准备交付给接班人,接下来他就要离开这里,去黄少天身边参加最后的战斗。

 

要结束了。

 

喻文州收拾好东西离开办公室,联邦里的事情已经不用他操心了,等战争结束,他和黄少天可能会像叶秋那样在联邦里找个闲职,也有可能自己继续担任副主席直到叶秋能稳住联邦,也有可能……送到工厂去报废,但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造价太高昂,而他也不是从此就变成一堆废铁了。

 

他想着以后的退路,突然怔了一下,随即苦笑。

 

战争还没结束呢,自己怎么就开始想这些了。

 

困兽犹斗,敌人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希望,自己不能大意轻敌。

 

他回到研究所做最后一次检查,确认无碍后将能量充满。

 

接待他的是一个新人,手忙脚乱地做完检查,喻文州冲他笑笑,让他不必紧张,不知为何,那人反而更紧张了,充能时几次弄错,弄得喻文州哭笑不得。

 

充完能后,喻文州准备离开研究所去找黄少天,在路上遇见了王杰希,王杰希问:“喻文州,最近的事谢谢你了。”

 

喻文州说:“不必多谢,研究所的事与军队息息相关,我们当然要管。现在联邦能有如此好的战绩,你们研究所的贡献也不少。若不是有你们的新装备,我们还要再打一段时间。”

 

王杰希说:“你两边跑,还真是麻烦你了,不过当初苏沐秋设计时考虑到人工智能的用途,你倒是一点没落,该打仗打仗,该管理管理,两边都没落下,若不是资金都投入到新装备去了,我倒是有多造一个的意思,不过你一个人也忙的过来,这算物尽其用吧。你是要去找黄少天了么?”

 

喻文州点点头:“战斗马上要开始了,我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王杰希说:“行,那我不耽误你时间了,祝你们成功。”

 

喻文州点头致谢,离开了研究所,前往太空中的战场。

【喻黄】机械温度15

会堂爆炸案过后,联邦里大多数的保守派都死了,而幕后主使慕泽铭则被送上了法庭,经过多日的审判,慕泽铭被处以死刑,财产被充公,慕家从此一蹶不振。喻文州和叶修一路追查,捣毁了埃杰莱人在蓝星的老巢,彻底解决掉了十年前留下的祸患。

 

“文州,你怎么想到那么多的?这次要不是你提醒,我们差点就重蹈当年嘉世的覆辙了!自从你走后,我们全速追击,对方看上去确实是能量不足,我们的攻击他们都硬吃了!放在以前这种事情哪里会发生啊?于是我就让他们放开手脚攻击,敌人也一个劲地猛跑,一时半会儿我们竟也追不上。我当时就思忖着干脆等几天再发动总攻,一鼓作气把他们拿下,反正也不急,当然要尽量减少损失。后来你通知我有诈,我才加紧布置,费了好一波周折才把他们拿下,因为不清楚对方是否有援军、情况如何就全速赶回来了。话说你们这边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事情闹这么大?造成的伤亡还不小,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那你岂不是要把全身部件都换一遍!”

 

“我相信少天能赶得回来啊,所以才以身涉险;况且我回来本就是为了调查此事的,我皮糙肉厚,命也不值钱,没了我你们还能再造一个出来。我和叶修也不是吃素的,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

 

“你的命很值钱好不好!”

 

喻文州失笑:“对,是很值钱,我都是钱做的当然值钱了。蓝雨现在怎么样?”

 

“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损失,我们还带了几艘敌人的战舰回来给研究所,看看能不能改进改进我们的战舰。文州,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我应该没法回去了……我已经和叶修他们商量好了,过几天的大选,他们会让我当联邦副主席。”

 

“啊……”黄少天失望地垂下头,“那军队那边怎么办?”

 

“少天你忘了吗,当初苏沐秋设计我时,本意就是让我投身于政坛啊。我可以兼任军队的职务,时不时回去帮你。”

 

“所以你是决定以后搞政治了吗?”

 

“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慕泽铭的原因,叶秋受到很大影响,所以这次他当不了主席。联邦现在情况不稳,保守派死了很多人,所以现在很适合我掌权。知道我秘密的、反对我的人现在不成气候,我和叶秋已经谈好了。”

 

“好,那你们加油。”黄少天说,“军队那边有我呢,这次剿灭他们那么多人,他们想必也元气大伤;重要的还是抓住机会好好清理清理联邦,要是联邦内部问题不除,即使打赢了也有可能内乱。”

 

“好啦,我也就是在这边待一段时间,等到他们控制好局势我就可以回去了,没必要说的像我再也回不去了似的。”喻文州笑笑,“我等着黄大将军凯旋归来。”

 

黄少天也笑了:“那要不我们比比,看是你清理联邦快,还是我杀敌杀得快?”

 

喻文州说:“那可得看情况了,我当然希望我清理得快,这样就可以快点去帮你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我等着你回来啊!”

 

“嗯,等我回来。”

【喻黄】机械温度14

召开联邦代表大会的日子到了。

 

全城戒严,召开联邦代表大会的人民大会堂附近被围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持枪的官兵。

 

喻文州从招待所中出来,今日他与其他参加大会的人一样由联邦的专车接送。

 

按照计划,他们会在本届主席发言时引爆炸弹,然后在全场动乱时潜入的人会趁机杀了那些死亡名单上的官员。

 

喻文州步入大堂,向慕泽铭点了点头,错身而过。

 

离大会开始还有1个小时,离炸弹引爆还有100分钟。

 

喻文州拿起桌上的文件翻阅,明明他知道大事即将来临,接下来他们所布置下的会影响到联邦的未来和战争的走向,他却丝毫不慌,慢慢地翻着文件,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代表而已。

 

会议按时开始,本届主席做工作报告,一切看上去都有条不紊。

 

时间快到了。喻文州在心里默念。

 

5,4,3,2,1……

 

巨大的爆炸声从主席台上传来,礼堂里的灯一下子灭了——这个时候只要是个人都知道遇袭了。代表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却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死了。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倒计时,是定时炸弹!

 

喻文州四处张望,发现慕泽铭已经不见了。

 

他想杀了这里所有的人!

 

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出去。以慕家的实力没办法控制联邦里所有人,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一片黑暗中,有人已经行动起来了,手起刀落,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喻文州问:“有机甲吗?”

 

叶修说:“有,我去救人,你来拆墙。”

 

喻文州点点头:“好。”

 

比速度?那就来吧!

 

喻文州变幻战斗形态,开始吟唱。

 

一个又一个技能被放出,墙很快便被喻文州拆了个大洞。

 

叶修不断带人过来,喻文州继续吟唱,已经有敌人注意到了这边,喻文州一边与他们缠斗,一边掩护那些官员撤离。

 

屏幕上的倒计时已经快要结束了,喻文州大喊:“叶修!该走了!”

 

叶修说:“冯宪君还没出来!”

 

喻文州说:“他没事,我刚刚送他出去!快走!时间快到了!”

 

他们二人迅速撤离,背后大屏幕上的倒计时已经结束了,炸弹引爆,巨大的气浪险些把他们掀翻。

 

两人加速往出口冲去,外面已经是人家炼狱:士兵正在与敌人战斗,满地都是死尸,刚逃出来的也死了不少,原先庄重的大会堂已经毁于一旦,敌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看上去气势汹汹。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都准备好了吗?”

 

叶修说:“早就准备好了。这么一出苦肉计也就你想得出来……你可真是个心脏啊。”

 

喻文州说:“前辈过奖了,这计划的制定,不也有您的一份吗?”

 

天上,一艘艘舰艇正在降落。

 

蓝雨所属,全部到齐。

 

铺天盖地的能量光束织成了一张光网,敌人在密集的攻击中接连倒下。徐景熙已经悄然降落,带走了全部逃出来的人上来治疗,许多人都受了伤,都在大厅里排队接受治疗。

 

叶修问:“慕泽铭人呢?”

 

喻文州说:“已经让少天去找了,他逃不了多远的。”

 

他们望着窗外,最后一个敌人倒下,这场策划已久的袭击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接下来,联邦就应该重新洗牌了。

【喻黄】机械温度13

那个晚上看上去没有给喻文州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他依然是忙于查案,只不过喻文州的不变不过是表面上,他实际上利用着自己的权限,查着黑白两方的资料。

 

他翻出尘封已久的苏沐秋案的卷宗,问道:“前辈对退役前的那几场战斗可还有印象?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对比了一下当年的苏沐秋案与最近案子的关系,发现他们的走向几乎一模一样。”

 

“同样都是大胜后追击,当年的嘉世号灰飞烟灭,舰队再不复昨日辉煌,而今日的蓝雨号生死不知;同样是高官被刺杀,连手法都一样;同样是同时发动进攻……这两个案子的相似之处太多了。”

 

“那么今天的联邦,会怎么样?”

 

听完喻文州的话,叶修难得收起了漫不经心的表情。

 

他说:“好,我告诉你。”

 

 

 

 

喻文州回到招待所,躺在床上,心里一团乱麻。

 

大脑在理智的分析后已经给出了答案,最佳对策已经得出,可是他还是担心在遥远星系外的那人。

 

自己这样做,是否能让他平安归来?

 

他此刻想马上冲到黄少天的身边把他带离危险,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那么做,那样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凶险,而且黄少天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一切还是要按计划实施。

 

他相信黄少天可以做得到。

 

他本就是破开虚空的利剑,是蓝雨的希望,是拒敌于国门之外的联邦首席将军。

 

他悄无声息地黑掉周围的监控,拨通了黄少天的通讯。

 

黄少天裤兜里的“手机”莫名其妙地震动起来,黄少天看着这个东西露出了一个像来电的窗口,点了那个绿色的疑似接听的键。

 

这是什么操作,文州之前怎么没和我说。

 

等他回来得让他出一本说明书才行。

 

“喂?是少天吗?”

 

“文州?!怎么是你?!你能打电话回来?我和你说啊你还真是太厉害了算得那么准我们现在正在追击敌人他们死伤惨重估计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把他们赶出去了!”

 

“少天,你先听我说。”

 

“我们很有可能中了敌人的圈套,这不一定是我们的成果,能得手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敌人放水。”

 

“你应该知道十年前的苏沐秋案,那时正好是嘉世号被毁,现在的局势和当年很相似,所以敌人可能是想重演当年嘉世被毁的场景。”

 

“但这也的确是一个机会,敌人放水的机会不多,这次难得遇上,必须得抓住!”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你这三天内务必将诱饵们拿下。”

 

“你先让大部队放慢速度,敌人为了引诱你们肯定也会放慢,你想办法形成包抄之势,在他们援军到来前将他们一锅端然后迅速后撤,退守蓝星。如果蓝星这边事情闹大了,你们还能帮上忙。”

 

“好的!果然文州你就是厉害,这你都能推断得出来。你忙你的,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好的,少天可是最棒的了。”

 

喻文州挂断电话,监控继续工作,他望着窗外,天阴沉沉的,路上行人匆匆往家里跑,粘稠的空气让人心烦,像是泡在泥浆里似的;黑云笼罩了整座城市,像是末日来临前的午后,让人感到一种无名的压抑感。

 

暴风雨要来了。

【喻黄】机械温度12

深夜。

 

喻文州悄然从窗台跳落,这里是第一个死亡官员的家,自从他被刺杀身亡以后,这栋豪宅也就空置了下来。

 

既然是要见始作俑者,那当然是要到他开始作案的地方见了。

 

那位官员死亡的地方,是客厅。

 

他走到客厅,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那人年龄看上去和叶修黄少天他们相仿,大约二十五,生了一副好皮囊,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看上去不像是来谈家国之事的,反倒像是准备去参加晚会沙龙。

 

“喻先生,您好。”他微微点了点头。

 

“慕家主,您好。”喻文州点头致意。

 

“听闻喻先生千里迢迢回到蓝星调查此案,真是辛苦了,有失远迎,还请谅解。”

 

“不辛苦不辛苦,倒是慕家主,为了布置这一切费心费力,设了好大一个谜局,绕得我们现在还没出来,最辛苦的还是你才对。”

 

“这是哪里话,只要能为了联邦好,我辛苦点不算什么。”

 

“哦?为了联邦好?”喻文州面色不变,只是声音一沉,“现在连环谋杀案闹得满城风雨,官员人心惶惶,蓝星上每日游行示威的次数只增不减,我等将士在外太空浴血奋战,可慕家主却联合外人,搅得联邦是混乱不堪,敌人大部队还未攻入蓝星,我们自己却先乱了?慕家主扪心自问,你现在正在做的事,又有几分是为联邦好呢?”

 

他心中了然,过来一见,果然和他与叶修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慕泽铭,慕家的长子,他的父亲于不久前被刺杀身亡,他便于近日成为了慕家家主。慕家向来依附于叶家,慕泽铭未成年时便与叶修、叶秋兄弟二人相识,自叶秋步入政坛后一直是他的得力干将。

 

为人谦和有礼,算是世家子弟中性格较好的几位,经常举办舞会沙龙,在交际圈中混得如鱼得水,同时借机套取了许多情报。

 

他由于跟着叶秋,掩盖了自身的光芒,若和叶秋等人在一起时显得平平无奇,但是单独把他拎出来评价一番,得到的评价也不低。他在联邦里官职不小,是民主党的人,同一辈的富家子弟中,他的成就仅次于叶秋。他本能成为叶秋的强力竞争对手,但是他只是为叶秋做事,看上去老老实实的一个人,谁能想到他有这么大的野心,策划了这么一起轰动世界的连环杀人案呢?他平日里的表现,不过是他藏拙罢了。

 

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一个有本事的人物。

 

“喻先生此言差矣,”慕泽铭不慌不忙地说道,“当今联邦被奸人所控,官员都是国家养出来的硕鼠,现在已经将国家给吃空了。若是要还人民一个清明的联邦,应该怎么做?”

 

“除掉贪官,然后任命有能力、爱国的人上任。”喻文州说。

 

“正是,但即使现在叶家已经走到了民主党的顶端,叶秋已经成为了民主党的候选人,我们能做到吗?”

 

“不能。”喻文州回答。

 

“没错,我们的力量终究还是太小了,即使叶秋这次竞选成功,我们一时半会还是做不到。”

 

“所以你叛变通敌,想借用他们的力量来除掉贪官?”

 

“喻先生用词不当,并非叛变通敌,而是假意合作。你还记得十年前的苏沐秋案吗?”

 

“记得,研究所所长苏沐秋遇刺身亡,同时军队里出了叛徒,嘉世号毁,叶修退役,从此联邦从进攻转为防守。”

 

“那当今的局势,是否与当年相似?”

 

岂止是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所以敌人的意图,喻先生不会不清楚了吧?军队那边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是喻先生可以自行判断。”

 

“既然慕公子也知当前的形式之严峻,却又为何助纣为虐?难道是在联邦中待久了,受那些人的影响,连家国也不放在心上了?”喻文州一向从容的语气里也沾染了几分怒火。

 

“还请喻先生听我解释。那些卷宗,想必你也已经看过了。”

 

“正是,你竟然也能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我实在是想不出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我确实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家父的死,的确是我默许的,有句话虽然不敬,但是我还是要对喻先生说。我并不认为他是无辜的。

 

“慕家主为什么这么说?“

 

“十年前的案子,是他策划的。“

 

“所以十年后的今天你也走上了他的老路?还做得比他更大?“

 

“十年前,敌人潜入我国,找上了家父,询问家父是否同意与他们合作。他同意了。后来。便有了那件事。”

 

“十年前的我初入政坛,已经搬出了家,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完全没有注意到当时家父的异常,这些都是他们最近才告诉我的。”

 

“当时的我非常震惊,家父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对联邦忠心不二的人,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完全没想到他竟然是那件事的主使者之一。所以我同意了他们刺杀他。”

 

“可是你现在也在做和他同样的事。”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也是我希望的——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这不可能。”

 

“喻先生先别急着拒绝,听完我接下来的话再慢慢考虑,我们还有时间,而且我们需要你做的也不多。”

 

“几个月前,在蓝星上销声匿迹已久的埃杰莱人找上了我,询问我愿不愿意与他们合作,我认为若是我拒绝,我性命难保事小,他们另寻他人作恶事大,因此便答应了他们,其实我打算暗中收集情报,待时机成熟将潜伏在蓝星的敌人一锅端。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假装与他们合作,收集了不少有用的情报,但苦于难以取得联邦里其他人的信任,因此才找到了喻先生你。”

 

“既然如此,”喻文州说,“为什么阁下在通知我时却要弄这么一出闹剧呢?造成无辜民众伤亡,你这样做是何居心?”

 

“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但是我也是想做个样子给他们看,以免让他们生疑。”

 

“我已经开诚布公了,那么喻先生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们合作?你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如果喻先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就是救民于水火,也许还会扭转整个战局;若你依旧我行我素,你很难改变现在的局势。怎么样?”

 

“成。”喻文州沉默了许久,突然说。

 

慕泽铭大喜:“喻先生真是深明大义!接下来我所有掌握的机密都会向你全权开放,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就是了。”

 

喻文州说:“无功不受禄,慕公子给我这么多好处,需要我做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接下来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动到我的人,现在已经到了十万火急之际,我会告诉你到时他们打算袭击的位置,你们在那里布置好人手,但是有几个人必须死,你们救下不该死的那几个,剩下的都是位高权重的贪官污吏,他们死不足惜。”

 

“好。但还请慕家主遵守我们的约定,所有权限一律对我开放。”喻文州缓缓地说。

 

“那是当然。”

 

“好,那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喻文州微微鞠躬,“合作愉快,希望我们能共同还蓝星一个廉洁勤政的联邦。”

 

“合作愉快,我们一定能一举剿灭敌人的。”

【喻黄】机械温度11

调查陷入了僵局。

 

之前那几个人的嫌疑很快就打消了,而最大的嫌疑人冯宪君交际圈很广,他的手下也有不少为他卖命的人,但是他一直以来都是个勤于政务、颇得民心的清官。

 

除了之前看到有疑似敌军首领的人进入了他家其他方面都没有疑点。

 

开会的时间越发近了,现在想入城都十分麻烦,喻文州知道敌人肯定早就已经潜入这座城市了,只是还没有开始行动罢了。除了上次喻文州被袭击,这段时间内就再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到了司机让他和他口中的“那位大人”见面的那一天,喻文州如同往常一般按时来到办公室和叶修讨论,临走前他突然问:“前辈,当初发生的第一桩命案,是什么时候?时间越具体越好。”

 

叶修想了想,说:“三个月零四天前的晚上。”

 

三个月零四天……

 

那不正是他刚到蓝雨的时间吗!

 

喻文州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你能不能把之前所有案子的卷宗给我,我回去看看,他们的行动规律可能和我们军队的战斗有关系。”

 

叶修点点头,拷贝了一份给他,他说:“可能有点久。文州你稍等一下。”

 

喻文州突然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调查方向,很明显我们被误导了。”

 

“首先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联邦里肯定有人和敌人勾结。”

 

“但是他是哪个党派的人,这个就是他们给我们挖的坑。”

 

“可能就是这个误导了我们。”

 

“我们原先的推断是共和党人所为,但无论这人是谁,他的目的都是铲除异己。”

 

“下一步必定是自己上位。”

 

“如果他想要上位需要什么?”

 

“支持,党内的支持。”

 

“没错,所以这人绝对不可能是冯宪君,因为他无权无势,怎么爬都爬不上去。按现在的情况,只有有靠山的人能坐到主席的位置。”

 

“所以冯宪君只是一个诱饵,误导我们的诱饵。”

 

“当时我们认为不可能是民主党人所为,因为民主党的竞选人是叶秋,他做不出来这种事,但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这人是民主党的高官,同时也是一个世家子弟,善于权谋,是叶秋的竞争对手,但是支持率远远不如叶秋,所以就想用这招来上位。”

 

“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叶秋的竞争对手都是些年过半百的家伙,所以也不一定是他的竞争对手。”

 

“那你的意思是……”

 

“可能是叶秋的手下。”

 

“手下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果他们除掉叶秋,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过叶秋的盘了?”

 

“如果他有足够的实力,那也不是不可能。虽然我家老头子想推我上台,但是我一直无心仕途,当年就迫于无奈转而栽培叶秋,但就算没了叶秋,叶家也不一定需要我。”叶修耸耸肩,拔出U盘,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回到招待所,快速浏览着这些卷宗,敌人的战术意图逐渐在他的脑海成形。

 

浏览到最后,他已经得到了一个雏形。

 

他皱起眉头,如果他没估计错,这次如果让敌人得手,蓝星十有八九会被攻陷。

 

不仅仅是内部,还有蓝星外的舰队。

 

看来,今晚还真是得去了呢。

【喻黄】机械温度10

我回来了!

消失那么多天是想写完一起发

我调了定时,大概一个小时更一篇

今晚大结局!



“前辈,怎样,查到什么消息了吗?”喻文州问。

 

叶修回答道:“有了几个嫌疑人,其中最大的是这个冯宪君。有许多证据证明他与潜入的埃杰莱人有着莫大的干系:在所有刺杀案中,他是参与次数最多的,但却毫发无伤;还有密探称,先前几起案子的领头人数次进入他家,结果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那么其他人呢?”

 

“其他人的嫌疑不大,目前的调查重点只能放在他身上,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他了。他年龄刚过40,官职倒是不小,但党内的提名他也没戏。他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因此升官也慢,但他工作能力强,在联邦里风评好,自从官以来也一直兢兢业业,因此也做到了今日的位置。我和他关系还可以,没想到这回案子最大的嫌疑人竟然是他。”

 

“按前辈所言,这应该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官了,他有家室,又没有家族背景,有家室的人更应该谨小慎微,没有家族做靠山,稍不留神就容易让全家老小送命,那他有什么动机做这件事呢?”

 

“还有一种可能,他因为某事要掉脑袋,为了保命与敌人勾结,同时利用他们走到更高的位置。”

 

“所以我们先观察他一段时间?”

 

“我是这样想的,不要打草惊蛇。另外我再根据他平时的人际交往网继续调查,这么大的事他一个人很难做到,肯定还有同伙。对了,昨天你回去的时候为什么车突然爆炸了?故障的可能性不大,那就是你被袭击了。”

 

“是的,是敌人策划的,不过规模不大,只有一击,我逃出来后没有人追击,看上去只是一次普通的试探,只是事发在市中心,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

 

“你能逃出来也算不错的了,我们后来派人去检查过了,那不是普通的炸弹,普通的仅仅在炸毁你搭乘的那一台车就没用了,但是这枚明显是改装过的,是敌人的技术,所以比普通的汽车连环爆炸案更严重。这一招之前他们没用过,第一次用来对付你,也算是够认真的了。因为发生后周围受到的波及太大,所以没有留人在那。”

 

“看来我还挺重要的呀。”喻文州笑笑。

 

“你好歹也是军方大佬,能击杀你也是大功一件。我估计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在开会前除掉你了,你可得小心。”

 

“那前辈可也得小心了,我们俩现在干的是同一件事,盯上我自然也就盯上你了。”

 

“我有家里人护着,他们还动不了我。这里是所有收集来的资料,你自己收好,回去慢慢看。”叶修递给他一个U盘。

 

“好的前辈,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这几天我在城里转转,到时再对接一下。还有,注意一下身边的人。”

 

叶修失笑:“行,那你慢走啊。你也注意身边的人,我就不送你了。”

 

喻文州离开联邦总部,走在路上,思索着最近的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个人会是那天司机口中的“那位大人“吗?很明显不是。冯宪君只是他们的诱饵,如果他和叶修按着这个去追查,极有可能就掉入他们的陷阱里了。

 

但既然能被作为诱饵,冯宪君和他背后的人必定有联系,就算这是一个坑,那他们也得跳一跳。